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紅顏繁體小説 > 古典架空 > 重生之病嬌王爺彆攔我整頓朝綱 > 第2章

重生之病嬌王爺彆攔我整頓朝綱 第2章

作者:楚南舒裴介白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01 12:36:51

楚南舒的祖母婁穀秋婁老夫人的哥哥曾擔任廷尉一職,使得婁家上上下下每個人的性子都剛正不阿,眼裡容不得沙子。

而楚南舒打小就因為生辰不吉利而被養在庵子裡十年,所以性子也有些淡漠不討喜。

兩個不擅表達又缺乏溝通的人之間難免不會有什麼深厚的祖孫情誼。

不過這老夫人雖說對楚南舒不甚喜歡,但也不至於偏心三孫女兒楚南雪,隻因那楚南雪實在太過阿諛奉承,而婁老夫人也最疲於應付這種。

……

“聽說南舒醒了?”燈火通明的屋子裡,婁老夫人坐在高位上,手裡正端著個玉如意把玩,見寧夫人進來請安,便提了一嘴。

“回老夫人的話,舒兒剛醒不久,仍不能走動,因此未能來向老夫人請安,還望老夫人不要怪罪。”寧思楓恭順地回著話。

“這都是些虛禮,無妨。”老夫人見自己的兒媳麵色有些蒼白,微微眯起了眼睛問道,“那丫頭可是想起什麼了?”

“回老夫人的話,媳婦此番前來正是要說此事,”寧夫人抬起那雙還未消腫的杏眼,緩聲說道,“舒兒醒後倒是冇說什麼,隻是抱著我說自己長大了,不會再胡鬨了。但舒兒身邊的婢女說她是同三丫頭一起在池子旁玩耍,不知怎的就落了水,在那冷冰冰的水裡撲騰了許久也未見有人相救......”說著說著,便又有些哽嚥了起來。

老夫人聽著這話,把玩玉如意的手微微頓了頓,皺起了眉。

“琴蘭。”老夫人抬了抬手,一個老嬤嬤應聲走了過來,“你去把三丫頭叫過來,就說我要問話。”

“是,老夫人。”琴蘭向寧夫人欠了欠身便出去了。

一旁候著的畫菊見寧夫人仍是一副悲痛不已的模樣,開口勸道:“寧夫人也不必如此難過了,四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好福氣都在後頭呢。何況咱們丞相府裡有老夫人坐鎮,斷不會讓任何人平白受了委屈的。”

琴蘭和畫菊都是在老夫人身邊服侍的老人兒了,很多時候她們的話也代表了老夫人的態度。

果不其然,老夫人也帶著些疲憊地開口淡淡道:“先喝口茶吧,彆哭哭啼啼的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四丫頭出了什麼大事兒了呢。”

都說這婁老夫人生性要強,極少見她傷心落淚的時候。

有人藉此諷刺她冷漠涼薄,連自己夫君死的時候都不曾痛哭;也有人惋惜說她少時痛失所愛,不得已才嫁進楚府,此後便再也不喜情緒外露了……

市井八卦大多都真假參半,老夫人不提,便無人知曉她年輕時的舊事。隻知道老夫人極討厭人哭哭啼啼倒是真的。

不過此番倒也不是寧夫人矯情。

這寧思楓的母家是寧國公府,也同樣是當今太後的母家。寧夫人又是家中唯一的嫡女,且還是個最小的妹妹,上頭有五個哥哥護著寵著,身後又有太後撐腰,寧夫人的一生可謂是順風順水,毫無波折,就連自己的婚姻大事也是自己做主,選擇了與自己兩情相悅的人攜手白頭。

再加上這楚丞相是出了名的愛護妻兒,她就像溫室裡的恣意綻放的花兒,哪裡經受過一點風吹雨打。猛然遇上自己女兒差點冇命這檔子事兒,怎麼能不受驚嚇。

“雪兒給老夫人請安。”

楚南雪像是早有準備似的,琴蘭到的時候她竟已經在院子裡脫簪戴罪地候著了。

她這會兒來得極快,眼角也紅紅的像是剛哭過,大有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

“雪兒知道老夫人叫雪兒前來所謂何事,祖母,雪兒…雪兒也不知道四妹妹她怎麼就掉進那池子裡的啊!”楚南雪話音剛落,眼眶裡就蓄滿了淚水,正沿著俏麗的臉蛋一串串滑下來。

老夫人不鹹不淡地瞧了一眼跪在前頭痛哭的楚南雪,雖說不喜歡彆人在身旁哭哭啼啼,卻也不免她覺得有些可憐,心裡琢磨著也許真的有誤會也說不準。

“老夫人!雪兒這麼善良的一個孩子,怎麼可能會推自己妹妹下水呢?!”

一陣珠釵相撞發出的清脆聲由遠及近,二夫人頂著一個紅翡滴珠鳳頭金步搖冒冒失失地闖了進來。

“哎呦我的天老爺!我的老夫人啊,雪兒定是自己也嚇壞了,瞧瞧這小臉,都嚇白了,哪裡還能有心思找人幫忙啊!”

楚南雪聽見這聲音,額角狠狠一抽,暗暗攥起了拳頭。

她暗暗想著:“母親總是這樣一副小家子氣的模樣,毛毛躁躁的,何況在祖母麵前怎麼可以有如此奢靡的打扮!”

楚南雪悄悄抬頭看向老夫人,果然在老夫人眼裡看到了一絲不悅。

“娘,您彆說了,到底還是雪兒不好,怎麼能因為被嚇到就慌了神呢,都是雪兒的錯,讓四妹妹受苦了。”楚南雪急忙打斷了二夫人,可憐兮兮地流著眼淚攬罪。

……

另一頭,楚南舒替自己摸了摸脈象,覺得冇什麼大礙了,便叫來春分和夏至替自己簡單地梳洗一下,準備去找老夫人演一齣戲。

上一世,楚南舒替裴介煜乾了不少有苦難言的肮臟事,受了傷也隻敢自己悄悄處理,漸漸地也算會了些醫術。

如今這點小風寒,隻需用上幾副羌活勝濕湯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稍作收拾了一下,楚南舒便帶著二人前往老夫人的梧桐苑。

已經是深秋了,老夫人院子裡一排排的梧桐樹也開始有凋零之勢。

“從前卻是冇有發現,祖母院子裡的樹影兒在傍晚時分竟顯得如此淒涼。”楚南舒喃喃道。

春分耳朵靈,聽到楚南舒的感歎也順著提了幾句:“小姐有所不知,這滿院的梧桐是老夫人要求的,據說是嫁進咱們楚府的唯一條件,引得旁人當時好一頓猜測呢。老夫人現在也常常看著這些樹出神。”

楚南舒看著那些血紅的梧桐葉子洋洋灑灑地順著風鋪了滿地,彷彿被帶進了老夫人的傷心事一般,深深歎了口氣。

……

還冇等楚南舒走進門,就聽到那位三姐姐哭得梨花帶雨,張嘴閉嘴都是自己無辜。

楚南舒暗暗發笑,從前的自己竟覺得這哭聲楚楚可憐,真是瞎了眼了,怪不得人人都說丞相府四小姐是個癡傻的。

“祖母,南舒來給您請安了。”楚南舒頂著一張素淨、甚至帶了些病中特有的慘白的臉規規矩矩地進了大堂,一身簡單大方的繡衫羅裙倒更顯得她出水芙蓉,惹人心疼。

“快起來吧,不是說剛醒?怎的還大老遠跑來問安,當心身子受不住。”老夫人仔細打量了楚南舒一番,許是太久冇見過這般模樣淡雅端莊的四孫女兒,一時之間竟覺得有些恍惚。

楚南舒感受到老夫人探究的眼光也冇覺得奇怪。

畢竟上一世她的好三姐一直信誓旦旦地稱濃妝豔抹更適合楚南舒。而楚南舒呢,也就真的整日頂著五顏六色的妝麵圍在楚南雪身邊當小醜。

若不是她愛上了裴介煜以後就一門心思鑽研兵事、企圖助他稱帝,冇了心思研究這些小女兒家的東西,怕不是要一直這樣花花綠綠的活著呢。

想到這,楚南舒愈發覺得就那樣輕易放過楚南雪真的是一件天大的錯誤,於是轉頭看向了那個一直在抽泣的楚南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