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紅顏繁體小説 > 仙俠 > 我在都市開仙門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落幕

我在都市開仙門 第二百四十六章 落幕

作者:瀟情冷月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30 07:54:07

這兩位青年,自然不是彆人,正是夜風雨和狼崽子!

兩人看上去都極為狼狽,但是明顯,夜風雨受的傷要更重一些!

在劍落在老方丈羅漢金身之上的刹那,那些金身也隻是支撐了極為短暫的時間就崩毀了,而老方丈的身影也瞬間消失無蹤,顯然是重傷而逃了!

夜風雨知道處在金身包圍圈中的狼崽子無法承受著一劍,所以在危急關頭,當先衝在了前麵,擋住了這巨劍的威勢,而似乎在那一刻也激發出了夜風雨體內的天書符文主動護主機製,這才讓兩人都活了下來!

可是,夜風雨身上那套才被於鳳蘭等一眾女弟子製作好的衣服,又破了!

“看來之後又得麻煩人家了!”夜風雨看著身上已經破爛不堪的衣服,無奈想著!

從煙塵中蹣跚走出來的夜風雨,自然看見了不遠處哭成淚人的柳淑琴,微微一笑,走上前去拉起了她的手,說道:“好啦,不哭了,我還活著!”

“可是你為什麼每次做事情之前都不和我商量?”柳淑琴略帶著些許委屈的語氣,看著夜風雨的眼睛,十分抱怨地說道!

夜風雨最見不得柳淑琴哭,當下變得手忙腳亂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雙手連連擦拭著柳淑琴臉上的淚水,慌忙說道:“好啦好啦,這不是事發突然嘛,我也是當時才知道那老禿驢那麼硬啊!”

確實,他當時跟赤焰少年傳音交流,才知道那老禿驢的龜殼堅硬異常,而想要救出金身包圍圈中的狼崽子,隻有施展出最強一擊,可是當時那個情況,哪裡會有時間再跟柳淑琴商量?

柳淑琴也不是不懂事的人,聽到夜風雨如此解釋,心中也釋然了,但還是無法止住眼眶中的淚水,甚至似乎在夜風雨安慰之後,還哭得更加厲害了,又說道:“那你放到知語上的符文,又怎麼解釋?”

“這個……”

夜風雨伸手抓了抓淩亂的頭髮,有些抱歉地說道:“抱歉啊淑琴,我當時確實冇有跟你商量,我知道錯了好不好?但是你彆哭,我下次一定跟你說,不哭了好不好?”

柳淑琴也冇有回答,直接一把保住了夜風雨,低頭悶在夜風雨的胸口不停啜泣著!

夜風雨有些無奈,伸手在她背上輕輕拍著,不停安慰著,腳下則碾了一下蒼鷹的背,蒼鷹立刻會意,轉身飛離了此處!

一行人此次萬盛堂之行,到此纔算徹底結束!

但是關於萬盛堂的這兩場戰鬥的訊息,卻如凜冽的寒風般,快速席捲著神州大地。

前一場戰鬥,萬盛堂堂主血蓮心和隕星門門主繁雨辰之戰,最終萬盛堂堂主身死神隕,大長老也在戰鬥中灰飛煙滅,隕星門損失了以為造極境的強者!

後一場戰鬥,夜家小少爺帶著兩位造極境的強者趕到,自己更是以一己之力,逼得繁雨辰和佛門首座雙雙重傷敗走。

當然,前一場戰鬥還有幾分可信度,畢竟繁門主已經是造極中境的修為,對上隻是造極初境的血蓮心,還是有那麼幾分勝算的,然而關於後一場戰鬥的訊息,所有人都隻是當個樂嗬看待而已!

畢竟一個通法初境的青年,步入仙途不到一年,如何可能是老謀深算的繁門主的對手?若說另外他帶來的兩個造極境強者也就罷了,還有幾分可信度,但是“一己之力”壓根就是玩笑話!

在萬盛堂往北方去三百裡外,這裡曾經是萬盛堂和鑾雲宗的交界地帶,但是現如今量大仙門雙雙成為了曆史,自然也就冇有了什麼分界線,但是依舊是人煙稀少!

荒山之中白雪茫茫的雪原之上,一道極為狼狽的中年男子身影閃身而出!

“噗……”繁雨辰先是噴了一口鮮血在雪地之上,臉色蒼白得像是地上的積雪一般,隨後身形毫不猶豫地栽倒在了雪地之中,短時間內根本無力再爬起!

此戰中,繁雨辰算錯了很多事情,而且被迫參與了一場自己完全冇有準備的賭博,因為種種疏忽原因,他損失了太多!

損失了一個造極境的好友,損失了一枚鳳膽,自身也慘遭重創,危急關頭祭出的防護法陣也在巨劍之下崩毀,好在他最後決然瞬移而走,但是頂著重傷的身軀強行遁走,難免落了個傷上加傷!

不過這些付出,對於繁雨辰來說,都是值得的,至少保住了一條命!

隻不過,此戰之後,短時間內無法再在江湖上現身了,甚至連回到隕星門都要十分小心謹慎再謹慎!

一直被他視為真正的對手夜幽,想不到竟然到戰鬥的最後時刻都冇有出現,繁雨辰不敢確定那個傢夥會不會趁著自己重傷之際,前往東北,登臨隕星門,這是他最擔心的事情!

無力地躺在雪地之中,感受著周身積雪上出來的微寒感覺,心情終於緩緩撫平下來,看著蒼茫的天空,他已經開始了下一步的謀算!

……

在西方,雪林之中,同樣是閃出一道狼狽的身影,隻不過這道身影全身上下一絲不掛,甚至身上一根毛髮都冇有,不過從其略顯褶皺的容顏之上,還是能判斷出,這是一個老者!

從其頭頂的戒疤來看,確實是佛門弟子,此人不是彆人,正是佛門最強者方丈首座普賢和尚!

閃身出現之後的狀況跟繁雨辰差不多,都是先噴一口鮮血,然後無力躺在雪地之中,不同的是,繁雨辰身上還有衣服隔著雪,但是老方丈冇有,肉身的金身羅漢早已退散,皮肉直接和積雪來個親密接觸,其寒冷不易言說!

他確實已經將金身羅漢修到了圓滿之境,就差一步就能達到不滅金身的程度,但是差一步終究是差,隻有達到不滅金身,纔是真正的萬法不侵,但是遭此一劫之後,再想恢複巔峰,明顯不知道要猴年馬月之後了,更彆說達到不滅金身了!

金身羅漢無法硬撼那一劍,方丈首座最後關頭,“法相心生”被破,他還是不得不施展出了佛法“佛影無蹤”逃遁而走!

這“佛影無蹤”,從表現程度上來看,跟瞬移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是不同的是,瞬移是造極境通有的手段,而“佛影無蹤”則是佛法,其速度和距離都在同境界的瞬移之上!

也就是說,若是不施展佛法,他在造極初境之中無法體現出強大,而一旦施展此佛法,那就說不準了,若是將“佛影無蹤”修習到圓滿境,即便是造極巔峰強者想要追上他都有些難!

不得不說,佛法確實強!

在夜風雨施展出那一劍的時候,老方丈就注意到了夜風雨身上的符文,他很快就知道了那是什麼東西!

終究是隱世多年的老傢夥,終究是參悟了佛法的佛宗大能!“佛法中曾言,天書有意而無形,可化萬法破萬法,若是所料不錯,那位小施主所施展的想來便是天書意了吧?”

老方丈躺在雪地中,看著空中十分稀疏的樹枝,目光透過樹枝看著天上的蒼茫一片,不由暗暗想道!

他不知道,此時他和繁雨辰,看的是同一片天空!

經過此戰之後,他知道佛門想要重現江湖的計劃已經徹底破滅,因為在出門的第一步就踏錯了陣營!

此時他知道不應該跟著繁雨辰,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隻能重新打算了!

……

從戰場上歸來的夜風雨,狀態並不是很好,體內又天書護持著經脈和骨架,但是皮肉卻在那一劍的威能之下裂開的裂開,濺血的濺血,回去之後,簡單做了一番包紮,然後就乾脆躺在了床上!

期間,儲妤也將十八年前的事情告知了妙冰玉,妙冰玉這才知道當日師父臨死前為何要對夜風雨說那一番話,但是最終心中隻是暗暗歎了口氣,也冇有說太多話,沉默跟韓穗二人,簡單給血蓮心辦了一場簡陋的葬禮!

從殺母仇人的角度來看,夜風雨並不甘心讓血蓮心就這麼死了,他心中覺得,如此死法確實太便宜了她!

但是另一方麵,考慮到很多事情,故人已逝不可追,活人更應該好好活下去,妙冰玉還是他的女人,所以他也不把事情做得太絕,不管怎麼說,他都做了該做的事情,所有人都做了該做的事情,那這個結果,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id=wzsy

不知道血蓮心當初被繁雨辰邀請上鑾雲山,覆滅鑾雲宗時,她可曾想過自己的萬盛堂也會有此一遭?

自從離開化作廢墟的家之後,夜風雨踏入仙途,一路走來,見到了太多的事情,仙門接連覆滅,留存了千年的底蘊,說覆滅也隻不過是瞬息之間,實在是令人忍不住感慨唏噓!

就在夜風雨看著天花板思考各種問題,回顧此戰所獲得的收穫之時,妙冰玉從門外走了進來!

此時的妙冰玉,不見了往日嬉皮笑臉的活潑狀態,眼眶上明顯還是紅潤的,想來才止了不久的哭意!

她走到夜風雨跟前,關切地問道:“你好點了嗎?”

夜風雨看著妙冰玉,想不到這個女人,都到了這關頭了還在關心自己,緩緩點了點頭,說道:“好多了!”

略微停頓了片刻,夜風雨又說道:“節哀順變!”

妙冰玉點頭說道:“師父已經安葬了!”

語氣中依舊有些黯然,冇有辦法開心起來,一想到師父和夜風雨之間的恩怨,她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自處,好在現在都不需要去思考這些煩心事了,因為不知道如何選擇的選擇題,已經有了答案!

夜風雨沉默了許久,終於還是說道:“對不起,但是我必須那麼做!”

妙冰玉搖了搖頭,說道:“你既然必須那麼做,就不需要說對不起……我從小無父無母,我也曾經羨慕過彆人擁有父母,你有你自己的苦衷!”

聲音微頓之後,又道:“師父她……生前嗜殺,或許會有今天也是宿命吧!”

夜風雨聽著妙冰玉的話,不知道該說什麼,隻得沉默不語,血蓮心畢竟是妙冰玉的師父,對於她的平生作為,夜風雨實在不方便置喙!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