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紅顏繁體小説 > 曆史 > 混在古代當王爺 > 第三十五章 香豔的大禮

第三十五章 香豔的大禮

畢雲濤驚愕呆愣著看著自己臥室中躺在自己床上熟睡的女人,眼睛茫然的眨了好幾下,拿起了蓋著的被子上的一張紙。上麵寫著兩個大字,大禮……

此時畢雲濤滿頭黑線,眉頭深深的擰在了一起,又再次看了看睡夢中的女人,精緻的俏臉上不施粉黛,皮膚白皙,嬌豔欲滴令人怦然心動。

離得近了,聞到了淡淡的清香,好似白牡丹的花香,清新脫俗,好聞的香氣讓畢雲濤不自覺的深吸一口氣。

熟睡中的女人嚶嚀翻身,薄被滑落散開。女人可能早已經沐浴完畢準備入睡,披著舒適的薄紗如霧的紗衣,似雲似霧……

畢雲濤見到了這般香豔的景色,頓時血氣上湧,感到一陣頭暈眼花。

“嘭!”畢雲濤終於扛不住低血糖導致的暈眩,急忙去攙扶,想要穩住自身,可是身邊根本冇有任何可以攙扶的東西,一個趔趄,跌跌撞撞的撞到了房門。

“恩~”雪茹月嚶嚀一聲,被撞擊聲吵醒,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就看到了捂著鼻子跌跌撞撞逃走的男子身影。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驚醒了王府已經熟睡的人們。

畢雲濤逃也似的出了那個香豔的房間,扶著門前的小樹,大口的喘息著,好不容易呼吸平緩,就聽到了淒厲的慘叫,意識到不妙,再次抹掉鼻翼之下的血液,硬著頭皮回到了屋內。

“嗚嗚嗚~”裹著薄被的女人屈辱的抱著雙腿埋頭痛哭。

畢雲濤見到似曾相識的景象,不禁大為頭疼,痛哭的捂著臉。我這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孽啊!這纔來這個世界幾天,就弄哭了四個女人!第一天是老媽,冇過幾天是夢若曦,之後是小蘭,最後是今晚的這個小姐姐。難道我也跟左相他們一樣?有著特殊體質?!而且還是專門弄哭身邊女人的那種體質?!

“濤兒,怎麼回事?母妃聽到你房間裡有人的叫喊聲?!你到底在乾什麼?”就在畢雲濤愣神的功夫,皇貴妃急匆匆的披上衣服向這邊過來。

“母妃,冇啥事,小蘭一直不肯招供,困得快睡著了,我就拿著一隻老鼠嚇唬小蘭,結果她嚇得大喊大叫的,這就要招供了,你快去休息吧。”畢雲濤看著房門要被推開,趕緊用身體堵住房門,不讓母妃和她身後的下人們看到屋內的景象。

“真的?你不會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皇貴妃一臉的狐疑,不相信的問道。

“嗯嗯嗯!真的!真的!”畢雲濤點頭如搗蒜。見到母妃還要探頭往裡看,趕緊移動身體擋住母妃的視線。“母妃,你快回去睡吧!太晚睡覺容易長皺紋!”畢雲濤推搡著自己精明的不像人的母妃。

“呼!”畢雲濤靠著房門,吐出一口氣,摸了下額頭的冷汗,看向了坐在床上埋首痛哭的女人。終於走了,不然我的腿真的要被打斷了。

畢雲濤緊走幾步,坐到了床沿之上,柔聲的安慰道:“小姐姐,你不要哭了,哭的我的心都碎了。”

“嗚嗚嗚~你滾!你辱我清白,毀我貞潔!我一定要殺了你!”女人還在埋頭痛哭,根本不想看到眼前這個讓她墜入深淵的惡魔。

女人的控訴讓畢雲濤陷入了無語中,他根本什麼都冇做啊,隻是……欣賞一番而已。無奈的畢雲濤站了起來,“那,是你讓我滾的!我可滾了昂!”說著,向門口挪了幾步。

“嗚嗚嗚~”見到女人還在哭泣,根本不關心自己的去留,又開口說道:“那我真的滾了!你可不要叫我回來昂!”再次向門口挪了幾步,故意走路發出很大的聲音。

在腳步聲中,小心翼翼的拉開一扇房門,做賊心虛的回頭看了一眼女人,見到女人還在埋首痛哭,使勁推上了房門。

“嘭!”,畢雲濤屏息斂聲,整個屋內一片寂靜,隻有雪茹月的哭泣嗚咽之聲。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女人漸漸停止了哭泣,輕輟著俏鼻,緩緩抬起頭,她竟然見到了畢雲濤一臉玩味的看著自己。頓時臉色大變,“你滾啊!”女人屈辱淚水再次洶湧而出,悲憤中抓起了枕頭就朝著畢雲濤砸去。

“嘭!”畢雲濤不躲不避,吃下了這一記扔砸,抱著枕頭,向著床榻走了幾步。“小姐姐,都是誤會,我能解釋。”

“你快滾開啊!”雪茹月把手邊能扔的東西都一股腦的砸向了畢雲濤,“你!你!你不要過來啊!”見到畢雲濤無視自己的扔砸,一步步的逼近自己,渾身顫栗,滿是淚水的俏臉上也露出了恐懼之色。

“你不要過來啊!求求你!嗚嗚嗚~”女人見到東西都扔完了,也冇擋住男人的腳步,無助的抱著腿痛哭起來。

畢雲濤無視了女人的求饒,走到床邊,放下了接住的枕頭,伸手抓住了女人因為驚慌而冰涼的小手,感受著女人因為恐懼而產生的顫栗。

“小姐姐,不要怕,都是我的錯,有什麼怨氣都可以衝著我來。”畢雲濤柔聲細語的安慰著……

女人在男人柔聲細語的安慰聲中慢慢平靜下來,身體不在顫栗,冰涼的小手也漸漸有了些溫度。畢雲濤以為女人原諒了自己,就準備要上前再說幾句好話。

不待男人動作,女人憤怒的掙脫了男人的手,“啪!”一記耳光就招呼在了畢雲濤的臉上,“齊王!冇想到白天的時候口口聲聲的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一到了晚上,趁我熟睡,就派人把我迷暈擼了過來。冇想到齊王是這種言而無信的小人!”

此時的雪茹月多少有些冷靜下來了,見到自己的褻褲還完好的在自己的腰腹之間,而且,母親說過,女人的第一次那裡都會疼的,腿間會有強烈的不適感,而且還會還有落紅。但是自己雖然冇有見到落紅,但是那裡並冇有感覺到疼,也冇有強烈的不適感。知道還冇有到那不可挽回的一步。

畢雲濤怔怔的撫摸著被抽的臉頰,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你認識我?我們今天見過麼?”隨後發現了小姐姐話中的端倪,靈光乍現般的想起了今天見到雪姐姐。停下了撫摸著臉頰的手,身體僵直,露出了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道:“冇想到是雪姐姐啊,白天雪姐姐一直帶著麵紗,根本看不清你的麵容,我之前還在納悶這麼美麗的女人是誰呢?嘿嘿。”畢雲濤的嘴角不停的抽搐著。

雪茹月麵露寒霜。神色冷冽,寒意刺骨的目光盯著麵前苦笑的男人,那個眼神好像能把人吃了一般。“齊王!今夜你趁我熟睡,把我迷暈擼來,你要是不給我一個說法,明日我定當去皇上那裡告禦狀!”雪茹月的語氣寒意淩然,四周的溫度如同冰窟。

寒意淩然的語氣讓畢雲濤忍不住的打了寒顫。“我……這……額……”畢雲濤此時滿頭大汗,想要開口解釋,但是又不知道怎麼解釋,都怪那個該死的夢若浪,這個小子玩的是真的浪!你說你的迷藥怎麼就不能和三皇子給我用的劑量那麼足呢?!我都冇來得及上手摸一摸呢!

“你到底要說什麼?快說!”雪茹月見到畢雲濤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心裡就是一陣來氣,恨恨的抓起枕頭惱怒的向畢雲濤砸去。

“啊!”正在較勁腦汁想著怎麼解釋的畢雲濤冇有注意到飛過來的“凶器”。被砸的驚叫一聲,這纔回過神來。

“那個,嘿嘿,我說是誤會你信麼?”畢雲濤心虛的不敢直視雪茹月那充滿寒意卻依舊勾人的桃花眼。

“嗬!你猜本小姐信不信?”畢雲濤偷偷地瞄了一眼雪茹月,見到雪姐姐翹著嘴角,神態滿是鄙夷和輕蔑。知道自己完了,自己要是解釋不清楚,那以後就徹底行同路人了。

畢雲濤一臉頹敗,說道:“我就知道你不信!其實……額……那個……其實我是太擔心雪姐姐的腳傷,知道雪姐姐你冇有冰塊,無法冰敷,隻是擦藥雖然會緩解傷勢,但是會腫上好長時間,一時情急,纔出此下策。”

“嗬嗬!哈哈哈!齊王,你真當本姑娘是個傻子不成?今天是你送我回府的,地址你也知道了,你要是真的擔心,就不會親自去送麼?!即使不能親自去送,那也能派下人送過去!”頓了頓,繼續說道:“現在你把我迷暈擼了過來,然後跟我說是擔心我的傷勢?!這種解釋你自己信嗎?!”

“我……那個……哎!”畢雲濤急的有口難言,要是說了實話,更難逃一死了。

“哼!既然齊王不願意解釋,那就不要怪小女子不講情麵了,剛纔來得就是貴妃娘娘吧,我要去貴妃娘娘給我主持公道!”說著,裹著薄被就要下床。

“彆!你腳上的傷還冇好呢!”畢雲濤見到雪姐姐要起身下床,趕緊上來製止,可是冇想到還是慢了一步。

“啊!”一聲痛呼,腳踝上的疼痛讓雪茹月身形不穩,痛叫一聲,向著上來製止的畢雲濤的身上倒去。

畢雲濤急忙抱住跌倒的雪茹月,“慢點,你的腳上還有傷。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這件事是我的錯,我願意接受你的怒火,既然你要見我母妃,我去給你叫來,你先在床上歇著,彆再下地走路了,要是在造成二次創傷,你的腳可能就徹底的廢了。”

“你放開我!你個道貌岸人的偽君子!你不要再惺惺作態了!”雪茹月不停的掙紮,叱罵著。

畢雲濤不顧雪茹月的掙紮,一個公主抱把她抱起,輕輕的放在了床上。

“啪!”又是一記耳光抽打過來,“你不要碰我,你再碰我,大不了跟你魚死網破!”雪茹月一臉狠厲和決絕,眼神中帶著遮掩不住的厭惡。

畢雲濤抹去嘴角的一絲鮮血,黯然的說道:“我不碰你,你腳上的傷還冇好,不趕緊冰敷消腫,即使冇有傷到骨頭也會留下後遺症。你在這裡先等等,我去給你拿冰塊和藥品,先看一下傷勢,然後咱們再去見我母妃。”說完,不管女人的神情如何,一頭衝出了房門。

再次回到房間時,見到雪茹月靠坐著床帷,用著青蔥般的柔荑輕揉著扭傷的玉足。雖然隻能看到女人的側顏,但也能見到女人緊蹙起來的眉頭,臉上全是痛苦之色。

“我看看!”畢雲濤見到雪茹月滿臉痛苦,趕緊把捧著的碎冰塊放到了地上,抓過女人的玉足檢視傷勢。

因為被男人突然抓起,五根玉琢般精緻的腳趾緊張的蜷起,俏皮的討人喜歡,本就潔白雪嫩的皮膚,因為羞赧,泛起了一層薄薄的粉紅色。

女人羞赧的嬌哼了一聲,喚醒了貪戀其中的男人。

畢雲濤有了一絲清明,奮力的嚥了幾下口水,伸手拿起一塊冰塊就嚼了起來,好似隻有這般才能澆滅心中的火焰。

“啊!好疼!”雪茹月痛呼一聲,看到畢雲濤拿起了一塊冰塊嘎吱嘎子的嚼著,嗔怒道:“你彆吃啊,不是說給我冰敷的麼?!”

畢雲濤這纔想起自己的目的是什麼,趕緊把自己的長衫下襬一角撕掉,裹住地上的冰塊,輕輕的放到了雪茹月腳踝上的紅腫處。

“嘶!好涼!”雪茹月嘶了口氣,突然的涼意讓女人有些不知所措,雪茹月從來冇有被男人這般輕薄兩次,更從來冇有被男人這般嗬護,從小就冇有了父親,隻和母親二個人相依為命,母親一個人撐起了偌大的家業,要不是暗中有著表姨媽的幫助,可能母女二人都已經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看到眼前的男人這般小心翼翼的嗬護自己的樣子,就好像是捧著一塊上好的璞玉,深怕一不小心就會破碎。雖然心心念唸的表哥也會表達一些關心,但是卻從來冇有這般的照顧自己,不知不覺雪茹月看的有些癡了,心裡竟然升起了一絲漣漪。

“還疼嗎?應該差不多了,你在等下,我去打一盆溫水過來,給你泡一下腳,反覆三次,不出三日就能好的差不多了。”畢雲濤放下了手裡的冰塊和羊脂玉般的玉足,跑出去打了一盆溫水。

畢雲濤把水盆放下,自然捧起了雪茹月的玉足,就要為她泡腳,結果被雪茹月一腳踢開,嗔怒道:“滾!你個登徒子!三番五次的羞辱我,看我一會不向貴妃娘娘告狀!哼!”雪茹月俏皮的哼了一聲,雖然前麵的語氣說的很重,但是最後的一句輕哼,暴露了雪茹月此時的心情。

畢雲濤也聽出來了雪茹月不在生氣,隻是在嚇唬他,“嘿嘿”的笑了兩聲。

畢雲濤把搭在肩上的毛巾遞給了雪茹月,看到潔白的毛巾把羊脂玉般的玉足給掩蓋上,心中有著一種丟失心愛之物的空虛感。

“我先出去了!今天實在是太晚了,母妃應該都已經睡熟了,明天再去找母妃告狀吧。”畢雲濤迷戀的看了一眼正在冰敷的雪茹月。

“哼!我怕被你滅口,我看還是一會兒就去吧!反正母……”雪茹月愣住了,自己怎麼會想要叫母妃?!“貴妃娘娘應該不會怪罪我的。”

雖然隻有不到一秒的停頓,但還是被畢雲濤捕捉到了。頓時笑意湧現,挑了挑眉,打趣道:“哈哈,你剛纔說什麼?!”

“哼!”雪茹月抓起一旁的毛巾扔了過去,羞惱的嬌嗔道:“還不快滾!小心現在我就去告狀!”

“哈哈哈!去偏房睡覺了,你也早點睡吧,實在是太晚了,熬夜可是會長皺紋的!”畢雲濤撿起了扔到地上的毛巾,團成一團塞進了衣袖裡,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呀!你個登徒子,給我回來,把毛巾給我!”見到畢雲濤頭也不回的走了,纔想起來畢雲濤把自己剛纔用過的毛巾拿走了,臉上羞紅一片,雙頰酡紅的羞憤著踢了一腳清水。

自己的金蓮被畢雲濤兩次見到,雖然動作輕薄,但是確實關心自己,想到了自己家族的傳統,一時之間又不知道如何處理以後二人之間的關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