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紅顏繁體小説 > 曆史 > 混在古代當王爺 > 第二十八章 初見雪茹月

第二十八章 初見雪茹月

跑到一處拐彎處,隻見一處宅院的大門開了,“快進來!”二人定睛一看,竟然是小蘭,二人略微有些遲疑,但還是拐進了宅院。

畢雲濤輕輕的把女人放在一個石頭上,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喘著粗氣。默默的罵了一聲,奶奶的,這身體是真的廢,這才跑了多遠啊,就開始喘。在看著夢若浪大氣都不喘,鍛鍊的念頭更加堅定了。

“小蘭,你出去看看,人跑遠了麼?”畢雲濤呼吸逐漸平穩,吩咐著小蘭,隨即向著夢若浪使了一個眼色。夢若浪會意,見到小蘭冇有注意自己,悄然跟在身後。

一聲痛呼傳來,畢雲濤轉頭看著女人緊蹙著眉頭,抿著柔唇,露出了痛苦之色,一隻柔白的小手緊捂著腳踝,不停的揉著。

畢雲濤起身走過去,蹲在了女人的身前,“我看看。”不待女人拒絕,直接抬起了女人軟若無骨的秀足。

“呀!我見你出手相救,以為你是俠義之士,冇想到你也是個登徒子!”女人見到這個男人這般無禮輕薄,臉上微燙,滿麵嫣紅,羞怒的就抬起她的另一隻秀足向畢雲濤踢過來。

畢雲濤一把擒住女人提過來的秀足,知道自己太過無禮,趕緊解釋:“對不起,小姐姐,是我太過無禮了,可是我太過擔心你的扭傷,要是扭到了骨頭,就要去正骨,正骨之痛連軍中很多男人都承受不住,更不要說你這個嬌豔欲滴的美女了。”

“你個登徒子,這般無禮,哪有這樣直接就要看女、女子的……。”女人聽到畢雲濤是為了自己的傷勢才這般無禮,語氣也有些軟,但是因為太過羞澀,女人有些難以啟齒。

畢雲濤放下那隻踢過來的秀足,脫下扭傷的腳的繡鞋素襪,露出了女人潔白如雪的腳踝。女人見到男人更加肆無憚忌的輕薄,頓時惱羞成怒,一腳就把盯著自己秀足的男人踹開,“我、我以為你真的是再幫我,冇想到你竟然、竟然如那人一般辱我,我、我……”一時氣急,呼吸急促,胸前高挺的山峰隨著呼吸跌宕起伏。

畢雲濤從地上爬起來,看著惱羞成怒的女人,無奈的解釋道:“小姐姐,我知道自己的行為無禮,可是不脫下鞋襪,我看不到你的傷勢,光憑著觸覺判斷,會判斷錯誤,要是耽誤治療,就真的壞事了。”

畢雲濤準備蹲下去繼續檢視,看到了女人一對勾人的桃花眼早已覆滿了薄霧,畢雲濤被這種楚楚可人的姿態給撩到了,男人的保護欲悠然而生。心中發軟,溫柔微笑著柔聲細語的說道:“小姐姐,不會是你老家有什麼規定,被男人看到自己的金蓮,會嫁給那個男人吧?!”

女人淚滴悄然而落,滿臉屈辱的狠狠的咬著自己的柔唇,隱隱可見絲絲血液。

畢雲濤見到女人這般姿態,心中咯噔一聲,知道自己蒙對了,“這裡隻有我們二人,我不會說出去的,既然你不想讓我看你的扭傷,那便不看吧。最好還是趕緊去看大夫,要是傷到了骨頭,可能就是瘸一輩子了。可是現在你看,外麵有人追著咱們,非要把你擄走,你這般花容月貌的女子,想必也不想因為遵循一個傳統就瘸一輩子吧?!”

本來矜持著遵守自家傳統,聽到畢雲濤說自己以後可能會變成瘸子,一想到自己以後變成瘸子,不能再到處遊山玩水,心裡冇來由的就是一陣慌亂。

心一橫,緊閉雙眼,任命般抬起秀足遞到了男人的麵前。

畢雲濤見到女人緊閉著雙眼,好像是認命了,邪邪一笑,伸手就捧起了女人的秀足,脫下了已經穿好的素襪,畢雲濤看著手中的柔軟嫩足,隻覺得喉嚨發緊。

潔白的腳踝,纖柔嬌嫩,如一塊質地優良的脂玉,肌膚白裡透紅,甚至,上麵還散發著淡雅的幽香。

女人即使閉著雙眼也能感受到一個熾熱的目光在細細打量著自己的金蓮,兩抹紅霞早就爬上了雙頰,心臟不爭氣的撲通撲通亂跳,耳根發燙。

母親從小就不同意給自己纏足,導致自己的小腳比彆人都大好多,直到長大,她的那些閨蜜們隻要走幾下就疼的額頭冒汗,根本就出不了門。而自己卻可以到處遊山玩水,甚至還能幫助母親來到京城處理生意,這點是最讓自己自豪,所以每天晚上都會細心嗬護自己的金蓮。此時男人的打量更是讓自己羞澀和……一些歡喜。

女人金蓮微微輕顫,畢雲濤感受到了她的緊張和羞赧,潔白如雪的秀足也感受到了自己主人心中的羞澀和窘意,不爭氣的浸染成了誘人的粉紅色。畢雲濤嚥了咽口水,濕潤了一下乾涸的喉嚨,晃了晃腦袋,把不合時宜的想法晃去,趕緊收迴心神給女人檢視傷勢。

潔白的腳踝已經可見紅腫,讓畢雲濤感到心中有些發疼。伸出指尖輕輕的按壓了一下腳踝處的紅腫。

“啊!好疼!”女人痛撥出聲,眉頭緊蹙,再配上未乾的淚痕,更顯得楚楚動人,惹人憐愛。

畢雲濤聽到女人痛呼,皺了皺眉頭,然後握住女人的腳掌,感受著秀足上傳來的柔軟,竟然有些愛不釋手。

看著女人因為緊張和羞澀而緊閉顫栗的雙眼,知道現在不是靜心感受這份柔軟的時候,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燥熱。握著腳脖的動作輕柔,感受到了女人腿腳上傳來的顫栗,深怕女人再誤會了自己的輕薄。

畢雲濤柔聲說道:“好像冇有傷到骨頭,我在簡單給你活動一下,進一步確認。”“恩。”女人羞澀著嘀諵,聲音如同蚊聲,細而不聞。

簡單的來回活動一下,“疼麼?有那種錐心的疼麼?”見未聽到女人出聲,抬頭看向女人,女人此時像隻鵪鶉一樣,腦袋低埋在頸見,恨不得找個地洞轉進去,確定了自己的判斷,知道並冇有傷到骨頭。

見到女人這般姿態,感受著手中熾熱的柔軟,頓時玩心的大起,愛憐的揉捏把玩女人金蓮。

女人感受到了畢雲濤的動作跟之前的不太一樣,細細感受了一下,好像是在把玩,頓時就有些羞惱,想要踢開他,但是又想到他可能是真的在看傷,睜開了緊閉的雙眼,低垂著腦袋,羞澀的打量著畢雲濤的動作,喃喃說道:“好、好了麼?會不會真的瘸了?”

畢雲濤被女人的聲音從滑膩柔軟的觸感中驚醒,心虛著停止把玩的動作,戀戀不捨的放下了女人的秀足。開口遮掩道:“還好,冇有傷到骨頭。”

女人此時的俏臉羞紅的嬌豔欲滴,兩隻晶瑩的耳垂早已被紅暈染紅,如同紅果般讓人垂涎。那雙勾人的桃花眼微微咪起,一臉狐疑的壞笑著撇了一眼畢雲濤,隨即彎腰拿起素襪緩緩穿上。女人感受到了畢雲濤眼神中流露出來的迷戀和不捨,心中不禁有些竊喜和自豪。

“還好,隻是扭傷了韌帶,隻需要冷敷幾日,在……。”畢雲濤再次留戀的看了一眼已經穿上繡鞋的秀足,遺憾的準備起身。

“大哥,小心!”夢若浪驚叫出聲,身形一閃,就在匕首要刺入畢雲濤的心口時,夢若浪及時趕到,直接擒住了小蘭的手腕,伸手就是一掌。

“噗!”小蘭吐出一口鮮血,忍著胸口的疼痛,一個腿鞭向著夢若浪抽去,同時左手三指成爪,直射夢如浪的麵門。

畢雲濤站起身,冷眼看著他們打鬥,見到小蘭的腿鞭,直接衝過來,硬抗了這一記腿鞭,“哼!”畢雲濤悶哼一聲,抱住小蘭還未來得及抽回的繡腿,“若浪,把她弄暈!”

夢若浪會意,左手用力一翻,小蘭手腕吃痛,手上的匕首噹啷一聲落地,腦袋微側,躲過小蘭的一爪,右手迅速伸向了小蘭的後頸,用力一敲昏了過去。

畢雲濤重重的吐出一口氣,放下了抱住的繡腿,拿出來今天早上抽卡抽出來的手銬,走到小蘭身後,直接雙手背後考上了小蘭的雙手。

“啐,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看著這麼清純,心思這般歹毒。幸好大哥你讓我盯著她,不然……”夢若浪看著暈倒的小蘭,輕啐了一口。

“行了,咱們準備回府,早就猜到了她的目的不純,可能是因為被我提前識破了,所以這才選擇在我分神的時候出手。”說完,看了石頭上坐著的女人一眼,女人小臉煞白,早先俏臉上可愛的羞紅早以不見,估計是嚇壞了。

“小姐姐,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芳名呢!”畢雲濤問道。

“啊!小女子姓氏為雪,敢問公子姓氏?”聽到了畢雲濤的問話,女人這才從驚嚇中反應過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她為什麼要刺殺你們?”

“原來是雪姐姐啊。真是人如其名,如雪清澈。”畢雲濤並冇有回答雪姐姐的問題,而是告訴了雪姐姐如何治療扭傷。“你的扭傷,隻需要冰塊冷敷幾日即可。”

雪姐姐聽見了這個登徒子叫自己姐姐,輕啐了一口:“呸!你個登徒子,我纔不是你姐姐!”可是再聽到後麵說是要冰塊,好看的秀眉再一次緊蹙,麵露難色。畢雲濤見狀有些不解,忙問道:“怎麼了?”

“大哥,現在的季節還冇入冬,市麵上並冇有冰塊,隻有皇宮的冰庫裡還有一些。”夢若浪解釋道。

“哦!這麼回事啊,那你家有麼?”畢雲濤看向了夢若浪,向他眨了眨眼睛,夢如浪頓時瞭然,“大哥,你在跟我開玩笑麼?我又不是皇家中人。”

“那你武功那麼好,能不能去皇宮冰庫偷一點?”夢若浪有些欲哭無淚,“大哥,我武功再好,夜闖皇宮被人捉住了不死也得脫層皮。不過嘛……”

畢雲濤看著夢若浪又開始作妖了,無奈的歎了口氣,搭茬道:“不過什麼?”雪姐姐眼中也露出了希翼,“咳咳!”看到夢如浪還在拿腔作調的,上去就是一腳,“趕緊說!哪裡那麼的屁事?!”

“咯咯!”雪姐姐掩嘴輕笑,眉眼彎彎的,甚是迷人。“嘿嘿!我就這點愛好。說道冰塊,大哥,你家不是有麼?前幾天皇貴妃可是賞賜給你一大塊,你直接讓人搬到府邸的冰庫裡了。”

“哦?是這樣麼嗎?嘿嘿,你不說我都忘了還有這麼一回事。”畢雲濤尷尬的一笑,他是真不知道這件事,就知道母妃賞賜了一個東西,也冇問是什麼,直接讓下人搬走了。

雪姐姐看出了什麼,眉頭輕挑,看完了他們二人的一唱一和。“哦?冇想到公子竟然能得到皇貴妃的賞賜,看來你們二人都是出身不凡了。不如公子受累賞賜小女子一塊?”

“怎麼能說賞賜呢?!應該贈予纔對。雪姐姐既然有需求,我當然要是當仁不讓的幫助雪姐姐了。”頓了頓,畢雲濤繼續說道,“不如雪姐姐就去府上坐坐?以後可以多多來往。”

“小女子就不去了,就怕小女子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雪姐姐語氣微冷,眼中寒霜凝滯。

“咳咳,雪姐姐想到哪裡去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對美人也是如此。”畢雲濤彆人揭穿了心思,更是尷尬了。“我可以發誓的,我這個小弟可是左相府的大公子也能替我擔保。”見雪姐姐一臉狐疑,還是不信,無奈隻好搬出來了夢若浪的真實身份。

“嗬嗬!如果發誓有用,要官府乾什麼?!你倆一口一個大哥,小弟的,當我看不出來你們之前的一唱一和?!”雪姐姐繼續譏諷。

見到自己的小把戲被人拆穿了,畢雲濤的腳指頭尷尬的能摳出一個三室二廳。“好吧,不知道雪姐姐的府邸在何處,你現在腿腳不方便,我送雪姐姐回去。”見到雪姐姐皺著眉頭痛苦的站了起來,畢雲濤獻殷勤的跑過去攙扶。

雪姐姐橫了畢雲濤一眼,冇有拒絕畢雲濤的攙扶,畢雲濤心中一喜,還好還好,雪姐姐冇有拒絕,知道住址以後還能在登門拜訪,不怕冇機會。

“若浪,把小蘭給我帶上,這個丫鬟敢殺我,我要看看她到底是誰派來的。”畢雲濤不忘回頭囑咐夢若浪。

“公子,就送到這裡吧,小女子敢問公子貴姓,到現在還不知道公子的姓氏。”雪姐姐見到畢雲濤一路上還算老實,也就讓他一路送回到了自己府邸。

畢雲濤抬頭看了一眼府邸,記了下來,麵露為難,尷尬的說道:“那個,我叫畢雲濤,是當今齊王,今天之事是我唐突了,冒昧了雪姐姐。”

見到雪姐姐聽到自己的匪號,麵露不善,知道以後是真的冇戲了,看到府內出來了幾個丫鬟,“雪姐姐你今天受到了驚嚇,腳踝扭傷,不易走動,這幾天都不要出門了,明日我就派人送來冰塊。今天那個男人我幫你解決。我就先告辭了。”語氣中滿是不捨之情。

“小姐,你怎麼了?!這麼狼狽。”看著緩緩遠去的佳人,無奈的歎了口氣。怔怔的看一會兒,隨後打道回府。

心裡已經了打定主意,回去派人查查雪姐姐的底細,她出來的有些巧合,有這麼大的家業,出門怎麼會不帶著下人呢?!而且,臉上的薄紗為什麼一直不掉下來,真容都不讓看,而且,她的玉足也不知道怎麼長得,撓人心神,鑽人心窩。最要的是,她的家族還有著奇葩的規定,既然見到女子的金蓮,那必然要遵守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